????“靠近年关了,皇上的意思是今年大办除一除往年的晦气,不知道各?#24187;妹?#21487;有什么主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最后还是分位最高的淑妃道:“一切全凭娘娘做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扫视了众人一眼,没有什么兴致的道:“既然大家都?#30343;?#20040;主意那就各宫均送一份别致的礼物给皇上吧,芳嫔、淑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你们是大皇子和二皇子的生母,虽然两个皇子还没到进学的年纪,也教着说几句吉祥话,不过也别累着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谢娘娘关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还有什么事没?没有就散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几个新妃还?#34892;?#38169;愕,皇贵妃?#30343;?#35813;视她们为眼中钉吗?为什么没为难她们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表示她的志向还不在后宫的宫?#20998;校?#35201;?#30343;?#22240;为规矩,一个月两次的请安她都不想接受,她此时更关心的是各地的灾情,想了想,她还是决定去找纪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报,陛下,南省传来急报。”此时,在养心殿的纪斐?#37027;?#38750;常不好,河南、两湖地区的灾情才过去不就好不容易缓解了一些,河北又爆发了雪灾,边疆的辽人和西域人都?#26469;?#27442;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又怎么了?”纪斐恼怒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是大皇子的余孽,他们已经占领南省的两个县城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派人去攻打啊,这种小事也要?#27425;?#25105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来?#35828;?#33080;色?#34892;?#36831;疑:“陛下,他们占领的是山区,里面毒虫瘴气众多,我们在明他们在暗,已经死伤惨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?#26263;?#25105;的话是废话吗?我说打就打。”纪斐恼怒的道,真是他的好皇兄啊,死了都不给他安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陛下何必动这?#21019;?#24594;气?”叶秋从外间走过来,清脆悦耳的声音稍稍抚平了纪斐的火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你怎么来了?”纪斐皱着?#32426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没直接回答他的话,而是认真的建议道:“大皇子都死了,剩下的不过是些躲藏起来的余孽,陛下又何必要无辜的士兵们去送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那你说怎么办?难道任由他们逍遥自在不将朕这个天子放在眼底吗?”纪斐竖起了眉毛,身上的气压也降到了最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臣妾?#30343;?#36825;个意思,?#30343;?#35273;得陛下和他们?#24179;?#19981;值得罢了,不过是些余孽,躲进深?#25509;?#24590;么样呢?听这?#30343;?#20853;的奏报,南省的深山多瘴气和毒虫,他们又?#30343;?#24403;地人,躲进去了也不过是受罪,不如让巡抚派人守在山下,总有他们束手就擒的一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那他们要是不下来呢?”纪斐的眼神闪了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轻笑:“不下来更好,不下山就是一?#22909;?#26377;户籍的山匪,受不了教育也当不了官,更不会对陛下?#26000;?#20160;么威胁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纪斐像是第一次认识叶秋一样高看了她一眼:“你说的很对。”然后提笔给南省的巡抚些批折,心中总算落下了一块大石,不过他心里也?#34892;?#19981;爽,怎么被他看不起的女人比下去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看出他的心思,心里冷笑一声,脸上恰到好处的笑,从宫女手中接过点心放在他的桌上:“这些不过是臣妾的一点愚见罢了,皇上刚刚也是心急这天下和百姓,不然肯定会比臣妾想的更周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声音清脆悦耳,说出来的话也附和他的心意,纪斐满意的对叶秋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还跪在殿中的士兵惶恐的伏下了头,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听到皇贵妃对前朝的政事给出处理方案,而皇上竟然也就这么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不过他倒是对皇贵妃心存感激,他是南省人,攻打大皇子余孽的都是他的兄弟,能不打仗不出现?#36865;?#26159;最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处理完这件事之后,纪斐又问起了叶秋出现在这里的原因:“爱妃刚刚还没说怎么忽然来养心殿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忽然蹙起了?#32426;罰?#31070;色?#34892;?#25285;忧的道:“臣妾是忽然听闻辽人又在边疆烧杀抢掠了,?#34892;?#25285;?#27597;感鄭?#25152;以想?#27425;?#38382;皇上情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贵妃不知道?”纪斐微微眯着眼睛?#34892;?#29392;疑的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表情茫然:“臣妾知道还会?#27425;?#30343;上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不知怎么的,看到叶秋这一副无辜的表情,纪斐的心就硬不起来,稍稍缓了语气:“?#30343;裁创?#20107;,你?#24863;?#30340;本事你还不知道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轻松一笑:“那臣妾就放心了,臣妾此次前来其实还有一件事向皇上禀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何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快除夕了,臣妾的意思是去年因为先皇驾崩没大办,今年陛下继位,不如大办大家一起热闹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可是如今国库……”纪斐?#34892;?#20026;难,这是他继位的第一年,他是想大办的,可今年各地多灾,国库已经不丰盈了,想到这他又?#24187;?#22475;怨起先皇为什么给他留下这么一个?#23016;?#2337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陛下就没想过用国库支援地方也?#30343;?#26479;水车薪吗?难道每个地方受灾了都是朝廷拿银子解决?就是朝廷再富也得挖空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难道贵妃有什么好法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?#21543;?#20154;多富,为何不让他们拿银子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纪斐皱眉:?#21543;倘说那?#20877;多朝廷也不能?#31354;鰨?#21542;则会引起动荡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臣妾没说?#31354;鰨?#24819;办法让他?#20999;母是?#24895;的出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看着叶秋一脸自信狡黠的样子,纪斐不知为何?#37027;?#38750;常宽慰:“那皇贵妃又和好办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安福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,后宫不得干政这是祖宗规矩,为何皇上就这么和皇贵妃自然段额聊起朝廷大事来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可不会管一个太监的心思,为了从纪斐这里得到更多的政事消息,有主意自然就说了:?#21543;?#20154;重利但也重名,皇上何不给一个恩惠凡是修?#20998;?#25588;灾区达到一定金额者,就给一个科考的资格或者将他们的名字记载功德碑上供百姓瞻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叶秋看着纪斐?#20102;?#30340;样子轻笑:?#26263;?#28982;,这?#30343;?#33251;妾的愚见,具体要怎么做怎么执行还要看皇上的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不,你说的很有道理。”纪斐目光灼灼的看着叶秋,“不过这件事具体怎么实施还要看朕和大臣们的商量结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让皇上见笑了,不过能为皇?#25103;?#24551;也是臣妾的本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?.com。妙书屋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11选5开奖直播